榅桲

及其所之既倦,情随事迁,感慨系之。

  最近的频频受阻让安东尼奥很是烦躁。作品内容时常卡壳,落后于大众的欣赏以及不断涌上的实力新人,自己的新作不断走下坡路。
  安东尼奥顶着一头乱毛穿着拖鞋走向阳台,踢拖的摩擦声在空荡的公寓里回绕,显得更加寂寥。他有些颓废的摘下眼镜,露出一双疲惫的绿眸。
  热闹的夜市即使到凌晨也不见跌落的兴奋,杂噪声嚷得安东尼奥那像是灌满番茄汁的脑袋无法思考。他愤愤地踢了下脚边的玻璃窗,发出一声闷响。手伸进口袋里胡乱的一番摸索,终是寻到烟与打火机。
  “啪嗒”亮起的火光明了安东尼奥的眸子。他深吸一口,缓缓吐出的眼圈缭绕盘旋,最终蒸发的无影无踪。
  “……”
  稍微有些纠结,安东尼奥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另一方。
  待音声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,安东尼奥抖落手中的烟灰。对方终于接起了电话。
  “……”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沉重的呼气声。
  “……”安东尼奥没有说话,他静静的听着对方的声息。双方就这样持续了将近一分钟。
  “艹,”他开口了,接下来如同汹涌的洪水般的脏话朝他袭来。罗维诺在电话那头越说越激动,好像随时都要冲过来跟安东尼奥干上一架。
  这期间不断掺杂的意大利语使得西班牙人的脑袋要炸开一样,他打断对方滔滔不绝的“问候”。
  “喂你……”
  “冷静下罗维,听我说……”他再次重重的吸口烟,“罗维,好想你罗维……快点回来吧,”,“好想见你……罗维…”
  听着爱人颓废的语调,罗维诺早已睡意全无,事实上在看到是他的来电就已清醒。
  “…哼,我看过你的文章了。”他起身下床,“的确是一个缺少爱情滋润的可怜单身小伙写的。”拉开窗帘,天边竟有些泛白光了。“……到时你被嫌弃到没人要,老子一定先狠狠嘲笑你一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  安东尼奥凝望远方静静的听着。
  “然后看你可怜,老子就大发慈悲的安慰你好了。”
  “……我始终都支持你啊混蛋。”罗维诺用手指在空中勾勒出他的轮廓,轻抚摸那仿佛是爱人的脸庞。
  安东尼奥嘴角上扬,感受到自家小番茄熟透的脸颊好像就在眼前。“好。”
  “快点回来吧,罗维。”
  “真的很想你。”



  “恩。”